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

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

前阵子 Kennedy Center 办了一场北欧艺术节,北欧剧场、舞蹈、音乐和当代艺术在 DC 百花齐放。我去看了芬兰编舞家和舞者 Tero Saarinen 自创自跳的名作 Hunt,冲击不小。

Hunt 是向俄罗斯作曲家 Stravinsky 的致敬。 Tero Saarinen 以 Stravinsky 的《春之祭》音乐编出如野兽般猛烈却又哀愁的独舞。是的,这是独舞,相对于许多大师的版本以群舞气势跟这个音乐的强大能量相抗衡,Saarinen以一己肉身之姿,雌雄莫辨的打扮、融合东西方的身体语彙、还有充满张力的灯光与影像,不但没有被音乐吞噬,反而跳脱Stravinsky所设定的文本。其他编舞家用猛烈的跳跃或蹬地动作来诠释音乐中人神冲突、生与死的拔河,但Sarrinen在音乐最猛烈的段落静止不动,让破裂的影像在他身上流窜,像是把所有混乱和失序都压在他的身体里,反而成功地回应音乐上的张力。癫狂又美丽、阳刚又阴柔,Sarrinen 真的是完全颠覆我对这只舞的印像。

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

Tero Saarinen 舞团成立于1996年,以对 Stravinsky 的两部经典作品的重新诠释成为现代舞界的宠儿:Petrushka 和《春之祭》。Saarinen 的独特舞蹈风格受日本的尚武艺术和西方古典芭蕾及现代舞影响。他长期与光影设计师 Mikki Kunttu 合作,大量在作品里使用多媒体,探索科技和影像在舞蹈中所开创的可能性。

可惜 Saarinen 说今年之后这只舞就要封箱了。

因为看了Sarrinen的春之祭,让我又回去重看毕娜鲍许版本的《春之祭》。非常不同的表现方式,群舞+暴力+叙事性+献祭的恐惧,情绪渲染力极强。我也重看了杰佛瑞舞团重现尼金斯基的版本,即使充满「古早味」,原始、部落,仪式般的场面调度,在2013年,单就尼开创的舞步和音乐挑战失控的状态,还是相当前卫。

现在最期待地便是阿喀朗的新版本,今年春天在欧洲首演的iTMOi (in the mind of igor),音乐已经脱离Stravinsky,但舞作是立基在春之祭的概念。剧照实在是太吸引人了。

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

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

文章出处:纽约解剖学

Tero Saarinen 独舞《春之祭》,哀伤又温柔的百年诚挚邀请你成为好朋友
上一篇: 下一篇: